古村落通上了四好路,有了人气,恢复了元气

发布日期:2018-07-09 来源:浙江省交通运输厅 字号:[ ]

“四好农村路”助推乡村振兴“百乡千村”采访团第三批最后一站,来到了台州市黄岩区。

这是两个藏在水库和深山之间的小村子。

台州市黄岩区宁溪镇乌岩头村,当人们重新注视到它时,全村只剩下不到10位老人,守着110间石头房。

20多公里外的沙埠镇横溪村,不甘贫困的年轻人也纷纷告别亲人和遗没于水底的祖居,背上行囊,外出谋生。

2000年至2010年的十年间,全国消失了90多万个自然村。

如果没有四好农村路,这两个村子怕是只能和它们一样,接受逐渐消亡的命运。

富庶商道
一个甲子之前,这两个村庄又是另一翻景象。

乌岩头村虽从未出过什么达官显贵、商贾大亨,但作为盐商要道“黄仙古道”的必经之地,解放前,每天有上百人肩挑私盐从温州乐清大荆等地从这儿路过,前往仙居、金华、义乌等地。新中国成立之后,亦有无数木材从这儿运出。

沙埠镇也曾是从黄岩通往温州的交通要道,唐末、北宋时期,沙埠青瓷在这儿生产并被送往宫廷;南宋末年,乐清人鲍叔廉奉文天祥之命在此抵抗元兵南下,最终兵败自刎。

沙埠菜头、沙埠芋头、沙埠豆腐干、沙埠糕、沙埠笋干等一众挂着沙埠名头的美食、也名声在外,显示着当地曾经的富庶。

窑址、老街、古道,似乎都在述说着这个小镇曾经的繁华。

”我们村以前1400多口人,几乎都住着四合院,现在都淹在水底啦。“横溪村党支部书记徐从宰回忆着当年的热闹景象,也道出了改变他们村庄命运的历史事件——修建水库。

库区之痛
防洪、灌溉、饮水……水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国家利益面前,纯朴的村民做出了自己的取舍,也遇到了作为库区民众最大的痛苦——没路!

1960年,因长潭水库建设,乌岩头村失去了联系外部的陆路,它明明是个山村,却又像是个孤岛,村民出行主要靠摆渡,进趟城得花上一天。

苦苦等待了28年,乌岩头村才迎来了蜿蜒的长决线环库公路。这是他们连接外部的唯一道路,但狭小的道路和山间的毛竹、红薯,依旧难以支撑村民脱贫的梦想,自古便和盐贩打交道的乌岩头人,纷纷选择外出经商,在他乡落地生根,剩下的,只有无力远行的老者。

1977年12月,佛岭水库动工,1984年大坝合拢。淹没线以下的许多村民只能接受移民拆迁的命运,他们有的远走他乡,有的搬到了高处。700多人的横溪村,就是个水库移民村,他们只有一条土路和外界相通,直到1999院岙线建成,才算是有一条像样的公路。

在没有公路的年代,横溪人只能靠走路、自行车或者拖拉机出行。但两次事故也成了横溪人挥之不去的痛,”大概是上世纪80年代,有两次带人的拖拉机翻到了水库里,都死人了“,徐从宰满是无奈,”想出趟门太难了,更别说搞什么建设了“。

”村集体收入为零,年年都要靠补助“,”经济薄弱村“的帽子,横溪一直戴到2016年。

复兴曙光
水库建成几十年后,当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厌倦了喧嚣,渴望在山林田园中寻找一丝宁静时,这两个库区村庄发现了自己最大的财富——那一直在身边,每天都能看到、摸到、闻到的绿水青山和好空气。

2014年,乌岩头村被列为浙江省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重点培育村,那些残缺、破败的石头屋也迎来了新的生机。

杨贵庆教授带着同济大学的工作团队来了,他们保留了老宅外观,修旧如旧,又将这些老房子内部空间开拓出新的功能。

古建筑的血脉得以延续。一间间的老房子,变成了民间民俗博物馆、变成了民宿,变成了艺术创作坊和书院……

2016年,沙埠镇也有了全新定位——慢城,发展乡村旅游。沙埠镇的书记熊伟说,“我们希望在3-5年内,打造‘慢游’、‘慢食’、‘慢宿’这三张名片,逐步实现全域景区化。”

”慢城“要”快干“,横溪村的游步道、民宿、沿库栈道相继建成。

万事俱备,库区振兴还差最后一阵东风——路,安全的,宽阔的,漂亮的,能让游客开着小车,坐着大巴进来的路。

四好公路
四好农村路来了!

“路畅财通百业兴,‘四好农村路’建设是我们‘千村示范、万村整治’的重要抓手,是助推乡村振兴,实现交通强国的强大引擎。我们要建设‘更通畅、更安全、更舒适、更美丽、更富民’的农村公路,使其达到‘联城、联乡、联村、联景、联心’的效果。”台州市公路管理局局长马德胜说。

先是2016年,黄岩区投入1000余万对长决线进行改造提升,以绿化美化沿路环境、融合山水风貌、确保畅通安全为出发点,着力修一条路、造一片景,并以路带景,同步带动美丽乡村建设。

2017年,穿库公路建成,城里人去乌岩头村,只用35分钟,再也不用”弯弯绕“了!

假期去乌岩头村休闲游玩的人络绎不绝,最夸张时,道路两旁车子停到了3公里之外……

宁溪镇的金山陵酒厂,创办于1958年,被称为”黄岩的茅台“,2018年上半年,有近万游客前来参观、品藏美酒,销量产量同比增长了50%。

酒香,现在不怕巷子深了。

同样是在2017年,院岙线全面升级改造,拓宽了路面,旅游大巴能直达村庄,并且结合沿线环境、村庄特色,引入“美丽”元素,在相应路段设置了绿化带、花坛,还有集小广场、停车位、绿化、公共厕所与一体的多功能驿站。

横溪村的枇杷、白萝卜、芋头通过院岙线运往山外,再也不用担心路上会坏掉了。游客来时,村民们还能在驿站摆摊卖特产、小吃。

”今年春节,每天人流量超过了3千人次,茶叶蛋一天能卖400个,手工年糕都卖了2000多元!“更让徐从宰开心的是,2017年横溪村集体收入第一次破零,达到了15万元,横溪村终于”摘帽消薄“。

有了“四好农村路”,沙埠镇也有了全面建设休闲度假区的底气,接下来,他们要打造环佛岭水库生态圈,并申报省级森林公园。

游子归乡
 横溪村路旁的不少民居,都搭建着脚手架,这些住了多年的毛坯房,外立面终于刷上了涂料。

“现在手里的钱多了,房子就要刷像样点,还有,不少在黄岩上班的年轻人要回来住了”,徐从宰说,公路提升后,从村里到黄岩城区不过30分钟车程,”他们不用在城里租房子了,每天来回很方便。”

也有人选择了彻底回归。

沙埠镇的村民回来了,他们放弃城市的工作,回来经营当地特色美食。镇内80多家的餐饮店,惹得不少黄岩市民也要专门赶来吃夜宵。

53岁的俞玉林回来了,这个15岁时带着三分钱离家,一直梦想拥有乡间大院子的黄岩人,在新疆成了中国第一种粮大户,拥有亿万家财。听说长决线要提升改造,他来到乌岩头村,选中了一间四合院,建起了自己的民俗博物馆。

80后徐智莲回来了,这位水库移民的孙女,在横溪村佛岭水库旁开了一间名为”花语堂“的民宿。波光映窗棂,花语满庭院,每到周末,这里往往一房难求,甚至连外国人,也会到她这儿举办婚礼。

每天,徐智莲在民宿中穿梭忙碌,呼吸着当年爷爷呼吸过的清新空气,眼看着当年爷爷也未曾见过的繁华美景。

爷爷住过的祖宅依旧浸没在水底,但在与水库一路之隔的山脚,徐智莲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漂亮房子。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