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祥:爱公路 爱生活 像蓝天般清透纯粹

发布日期:2018-01-09 来源:浙江省交通运输厅 字号:[ ]

如果用一首诗来形容朱立祥的生活态度,孟浩然的《过故人庄》再合适不过了。初见到他的第一眼,阳光与朴素萦绕在身,感觉是很好交流的人,加上黝黑的皮肤,更有一份踏实的感觉,憨憨的,脸上时常挂着微笑。

就职于安吉县宇通养护工程部,担任特种机械操作手的朱立祥说:“因为满足于现在的工作、满足于现在的生活,所以我常笑。”

与机械为伴

今年40岁的朱立祥,有着丰富的驾驶经历。他自嘲:“说得好听是‘南来北往’,说得难听叫‘到处乱窜’。”

19岁从学校出来后,朱立祥就考出驾照。为了生计家里给他买了辆车,此后他便开始了“跑线路”的生活。那些年,他积累了经验、培养了胆识,8年长途运输的经历让他的驾驶技术更加娴熟。对机械驾驶,他有着天然的、挥之不去的情感,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那些年,不仅让我了解了机械,认识了机械,更与它培养了难以割舍的特殊情感。”

2004年,朱立祥的女儿出生了,也就是那一年,他放弃了长途运输的职业。因为对驾驶有着特殊的感情,朱立祥进入了公路系统,开启了“以公路为伍,与机械为伴”的机驾手人生,相继学会了开压路机、再生机、铣刨机、挖掘机和铲车。

公路养护环境是艰苦的。过去,人们认为机械手只需握好手中的方向盘,是个轻松的活;却不知,现在的公路养护工作虽然机械力量雄厚了,但标准也提高了,特别是公路养护加入了应急抢险任务,机械手们肩上的责任更重了。

作为一名机械手,朱立祥深知畅通的公路对于老百姓来说是多么重要。安吉地处山区,全线急弯、陡坡多,每次应急抢险难度都特别大。只要下雪,无论任何时间,他都会开着铲雪车上路,铲雪除冰保公路畅通;只要暴风雨天气,道路塌方,他就得开着挖掘机清理道路上塌方下来的石块。

2012年台风“海葵”的来袭,让安吉公路遭受了严重的损失。朱立祥接受的任务是铲除罗董线上塌方的石块,他迅速赶到塌方现场,“我当时一下子就懵了,这是我从业以来见到的最大的一次塌方,塌方延伸100多米,而这一处的塌方只有我一个人干。”震惊之余,朱立祥还得知,塌方的另一头还被困了五六百名游客,其中一名小游客身体出现了不适,必须尽快就医。

就这样,朱立祥一个人开着挖掘机,一干就是近10个小时,也没有可以替换的人。直到下午四点左右,道路塌方全部被清除,他才吃上午饭,而早上他只匆匆吃了两个面包。 

他也会觉得累,“但这就是我的工作,干就要干好,路不能堵啊,这可是进出董岭村的唯一通道。道路那头的老百姓都等着出来呢。”

铁血也柔情

朱立祥说他曾经看过一个摩洛哥的游记,蓝色的摩洛哥让他忘不了。曾经饱受战乱侵扰的摩洛哥居民,用一种叫Tekhelel的天然染料将房屋刷成蓝色,他们相信,只要这样做,房主一家便会受到上帝保佑。所以,朱立祥也不由自主地喜欢蓝色,喜欢蓝色的深邃与宽阔。“把你融化在这蓝蓝的天空里”也便成了他最喜欢的一句话,这像他的生活态度,不惊不扰,平和安静。

男儿触碰了那根最柔软的心弦,也会铁血柔情。

有那么一瞬,他的喉头凸动,他很利索地把手掌沿着眼睛往头上一捋。这个举重若轻又举轻若重的动作,是朱立祥谈及女儿时的柔情和害羞。

他说女儿的性格跟他一样,阳光开朗,时常大大咧咧地笑着。说起女儿,朱立祥自嘲道:“还好女儿的肤色像妈妈,像我就太黑了。”他最喜欢做的事便是当女儿的陪练。女儿喜欢打兵乓球,他一有空就陪女儿练,“我女儿的乒乓球很厉害呢,参加过市里比赛,还获过奖呢。” 那一份骄傲和自豪不经意间显露在朱立祥的眼睛里。

除了乒乓球,女儿还喜欢跆拳道。“我不会跆拳道,但是我喜欢陪女儿练,虽然每次都只有挨打的份儿,”朱立祥说,“我的孩子很听话,也很懂事,相信长大后会越来越好。”他常拿“把你融化在这蓝蓝的天空里”这句话逗孩子,让她看蓝天多美丽,似乎在告诉孩子:“你的成长要像蓝天一样清透纯粹。”

对女儿,朱立祥柔情无限;对同事,他同样是个热心肠,平时为人和善好说话,同事们一有事都喜欢找他帮忙。他经常在物资储备库的修建中充当“大工”,动手砌院墙,为满足大家“贪婪的胃”,到厨房做顿美食大餐等等。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