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宁波 摆渡人

发布日期:2017-07-13 来源:交通旅游导报 字号:[ ]

在每一个寂静的夜里,总有一辆公交巴士穿梭在宁波市中心主干道上,自2008年6月份开始,它日复一日地搭载着霓虹灯光下的“都市夜归人”,穿行在夜色甬城,给微凉的夜添上一抹温暖的光。

这条公交巴士是宁波公交永盛公司下属201路(通宵线)。作为宁波地区首条公交通宵线,它已走入第十个年头,线路全长17.7千米,从宁波客运中心站出发,途径海曙区与鄞州区的中心路段,再返回至宁波客运中心站,25个站点,12个营运班次,201路见证着这座古老城市每一个深夜安静祥和的模样,它习惯并享受着这座美丽港城每一日破晓之前的谧静。十年来,201路的司机来来往往,不断更换,只有一个人从一而终地坚持了下来,他的名字叫周霄军。

聊起当初开201路通宵线的初衷,周霄军记忆犹新:“当时201路通宵线开通招聘启事一出来,对照条件,我的驾龄、工龄等都符合,而且我在进公司之前跑过夜班出租,所以跟家人一商量,就想去试试,结果一试就试到现在。”  

十年的时光,周霄军不是没有过放弃的念头,正常的生活节奏被完全黑白颠倒,他也不止一次陷入深深的矛盾中:“那会儿人特别抑郁,一方面要痛苦地去适应新的作息规律,另一方面,你的生活永远是黑色的,醒着的时候一头扎进黑夜,睡着的时候梦境里也全是黑色的。”

那段时间情绪不好,但每次只要一想到正在上初中的儿子和一直在背后照顾他生活起居的妻子,周霄军就咬牙坚持了下来:“夜班司机补贴高些,孩子上学正需要钱,老婆工作也不是特别稳定;况且通宵线驾驶员因为劳动强度大,好多人来了之后都选择了知难而退,作为201路通宵线的老员工,就更得带头坚持了。”

周霄军的乘客群里有一群习惯早起的老太太,时间久了,老太太们和他不自觉地热络起来。细致的周霄军默默记熟了每个老太太上车的站点、趟次,每次他当班运营时,总会在固定的趟次接上老太太们,上车时扶一把,下车时叮嘱一声。长此以往,老太太们都习惯性地爱上坐他的车。因为在她们眼中,憨厚善良的小周,是甬城黑夜里最坚实的依靠。

有一次因为私事,周霄军请了10天的年休假,回来开车第一天,在熟悉的站点,那些可爱的老太太一如往常等在那里,上来就一通寒暄:“小周啊,你这几天去哪儿啦,我接连10天都没坐到你的车子,我还以为你调走了呢。”“来,小周,我前两天问了代班司机,他们告诉我说你今天上班,我出门前特意弄了碗面,装保温盒里给你带过来,大冬天的开车,别冻着、饿着。”正是这份司乘之间的信任与理解,让周霄军觉得自己的坚持特别值得也特别有意义。

十年光阴,谈起最愧疚的事,周霄军的眼里写满了遗憾。十年,6个除夕夜是在车上一个人默默度过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不能太过在意那些节日,但是每次看到在这样的传统佳节,别的家庭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看春晚,放烟花,我却不得不离开家去工作,其实心里还是挺落寞的,尤其觉得对不起家里人。”

除夕的夜,街道上空荡荡的,车外的灯光透过玻璃打在周霄军的脸上,显得格外醒目。凌晨一点,一趟运营结束,周霄军起身离开驾驶室,到车外的马路上抽根烟醒醒神,夜空里绚烂的烟花依旧此起彼伏,电视上春晚正在唱响固定曲目《难忘今宵》,周霄军知道家人应该都在酣甜的睡梦中了,他的内心也格外平安喜乐。

十年的通宵线司机生涯,他错过了很多重要时间节点与家人之间的美好回忆,但是他也同样在用另一种方式诠释着一个普通公交人如何“舍小家、为大家”的大爱无私。

虽然现有的生活是碎片化的,但周霄军似乎在规律化的生活里找到了幸福的定位。他说平日里他最爱做的事情是看书,他最喜欢的一句话是出自毛姆写的《月亮与六便士》:我用尽了全力,过着这平凡的一生。

9年,1620个夜晚,16万安全车公里,周霄军用他朴实无华的“工匠精神”践行着一个平凡公交人不平凡的青春岁月。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